分类 天游平台 下的文章

  首钢男篮客胜青岛取八连胜

  首钢队球员夹击防守对方外援。供图/东方IC 

  本报讯(记者 王洋)昨晚,在2018至2019赛季CBA常规赛第14轮中,北京首钢男篮客场以107比92大胜青岛国信双星队,连胜场次达到8场。是役,青岛队外援吉布森在末节掀起得分风暴,但仍无法阻止5人得分上双的首钢队延续连胜势头。

  开场后,双方都手感冰凉,投篮频频“打铁”。杰克逊出场后,首钢队才逐渐稳住局面,首节以14比13领先。次节,首钢队在双外援带领下打出高效率,不到半节就斩获20分。其中,朱彦西的三分球和杰克逊的突破让球队将领先优势扩大至10分以上。上半场结束,首钢队以48比31领先。

  下半场,青岛队小外援吉布森状态不稳,被主教练范斌放在替补席上。首钢队抓住对方单外援出战的机会,由汉密尔顿和翟晓川不断强打内线得手,一度将领先优势扩大至24分。此后,吉布森再次出场,但无论突破还是投篮都没法帮助球队缩小分差。看到本队已领先30分,而对手的进攻仍无起色,首钢队主帅雅尼斯顺势换上段江鹏、泰瑞克等替补球员,进行练兵。

  孰料,末节形势突变,本该提前进入“垃圾时间”的比赛却成为青岛队疯狂反扑的开始。找回外线手感的吉布森带领全队打出15比0的攻击波,青岛队将比分追至72比82。分差缩小后,首钢队球员也开始紧张起来。雅尼斯及时调整阵容,重新换上杰克逊、翟晓川、刘晓宇、朱彦西等主力,首先从防守做起,限制吉布森的个人单打。好在朱彦西和翟晓川外线投篮精准,首钢队有惊无险地从客场带走胜利。

  雅尼斯赛后称赞了球队的防守,他直言,防守一直是球队的立足之本,“我们在防守端做得很不错,前三节队员的防守战术执行力很强,对对方多名进攻核心球员进行了有效的限制,这也让球队在前三节取得了较大的领先优势。”

  范斌认为,青岛队上半场打得不够理想,首钢队综合实力比青岛队更强。下半场青岛队做出了防守调整,队员在落后30分的情况下没有放弃,这一点值得肯定。

  客户端北京11月22日电 (记者 李金磊)你以为00后才刚开始上大学?NO!有的00后已经开始找工作了。

资料图:大学生在招聘会上。中新社发 韦亮 摄资料图:大学生在招聘会上。中新社发 韦亮 摄

  上海人社局发布的《上海市2018届高校毕业生就业状况报告》显示,2018届上海高校毕业生中近七成为95后,有17位出生于2000年以后,有些已经进入人力资源市场,开启了自己的职业生涯。数据显示,2018届上海高校毕业生初次就业的平均月薪为6024元。

  清末民初雇主常向佣人借钱

  清末京城王公贵族家的夫人以及旁边的佣人。

  现如今,敬业的家政服务人员,在城市一直非常受欢迎。其实,在清末民初,保姆这个职业就非常受关注。

  在民国时期,保姆多叫佣人。不过老北京有个常用的俗语:“老妈子”。当时一些老太太有事没事就爱把这句话挂在嘴边:“怕什么——没辙了,我给人当老妈子去。”为什么会有这种说法呢?因为当时,佣人在北京城非常受欢迎。很多条件稍微好一点的家庭,都有佣人,有的家庭甚至和佣人相处长达半辈子。

  那时的佣人也分三六九等。从年龄分:有二三十岁的、有四五十岁的,甚至有六十来岁的;从能力来分:有会烧菜做饭的,有会做针线的,有善于收拾房间的,有能说会道工于接待客人的。

  老北京介绍佣人,有专门的店面。店面一般以店主人的姓氏为标志,姓张的开的就叫“张家店”,姓李的开的就叫 “李家店”。上世纪30年代初开始,老北京由社会局管理此事,介绍保姆的店面都要向社会局登记注册,此举也是为了维护雇佣双方的权益和安全。这些店面也有了正式的名称——“佣工绍介所”,其门口挂一块不到一尺见方的“门楼”式木牌,下垂一红布条,写上“某某佣工绍介所”,并注明“社会局立案”。谁要雇人,就到这里联系,问明要求,便可按要求负责介绍。

  佣人介绍到雇主家,试工三天,如果中意,便可留下长干,第一天的工钱,归“绍介所”。年轻力壮、精明能干的佣人选择雇主时,一般先问零钱多少,再谈工钱,零钱多,工钱便可少。“佣工绍介所”在佣人失业时,可以让她们免费住一段时间,并提供水、火、炊具等用于做饭。

  民国时期,在北京居住求学较长时间的文史学家邓云乡(1924-1999)对当时老北京的风土人情较为了解,他曾回忆当时的保姆情况:“我家住在皇城根陈家大院,院里住户人家,都有男女佣人,谁家用老妈子,都到灵境胡同口上的‘冯安氏佣工绍介所’去找人,那是一个高台阶三间正房,一东一西的小院,主人冯安氏当时四十来岁,能说会道,也十分负责。她介绍的‘老妈子’一般都很可靠,只是偶然要对主人耍点小手段,如洗衣服时,故意藏起一只丝袜子,却拿了一只去问大奶奶:‘您的袜子怎么只剩一只啦?’大奶奶换好衣服正要出去打牌哪里管这个,‘好、好……你拿去吧。’她便落一双丝袜子,嘴里还埋怨:‘唉,您真不在意,挺贵的东西……’”

  老北京胡同里那些富贵人家常常会雇佣人,每个月管吃管喝外,那时月工资也就几块钱,遇见善良大方的女主人偶尔会给买件儿新衣服,这些佣人就会美滋滋的。

  当年,这些佣人干的活儿主要有带孩子、做饭、做针线活儿、打扫房间等。上世纪二三十年代,鲁迅在北京生活的时候,把母亲鲁老太太和原配夫人朱安接到北京定居以后,就雇了三个佣人:一个王妈,一个潘妈,一个胡妈。王妈专职侍候鲁老太太,潘妈专职侍候朱安,胡妈负责买米买菜。三个佣人的待遇是管吃管住,每人每月三元大洋。

  民国时期,这些佣人每月工钱,最高六元,最低三元,一般情况下五元和四元的情况比较多。有些佣人还有不少零钱,即工资之外的其他收入。大宅门里客人多,送礼的多,买东西多,佣人都可得零钱,客人也会给佣人,这叫赏钱,买东西节省的,佣人们也会留着,这叫底子钱。

  正常的零钱收入,大宅门家里的佣人可增一倍,即四元工钱,还可分到四元零钱。如果有一两桌牌,那就更多了。如果是客人少,又不打牌的小户人家,佣人的零钱就不太多,只能在每月主人买米、买煤、买菜时得点底子钱,每买一两元的东西,可得二三十枚,最多一角钱的底子钱。这样算来,如果三四元工资,每月底子钱,再加上偶然来个客人给的一两毛钱赏钱,另外还有三节的节钱,总共可得两元零钱,这样最不济的佣人,只要有事由,每月可赚到五元钱。所以在讲价时,有些佣人是会看雇主是否有零钱的。

  如此看来,那时的佣人最少一个月也能挣三元,那时三元可以买什么呢?据老北京的史料记载:当时,每块大洋折合四百六十枚小铜元,二百三十枚大铜元,三元就有六百九十个大铜元。两大枚能买到一个香喷喷的芝麻酱烧饼,三元就可以买三百四十五个大烧饼。当时,三十枚大铜元能买一斤五花肉,三元就可买二十来斤好猪肉。

  当时“国货售品所”曾举办过“九九货”大展销,即每一份九角九分。其中一包蓝士林布,两丈长,九角九分,三元买六丈,还剩三分钱。那时黄金比较贵,每两一百零五六元,老秤的一两,约合三十二克,三元工钱,差不多合一克黄金价值。显然三元钱在那时买商品很便宜,可是买黄金就不合算了。

  由于佣人在主人家有吃有住,整年不用花钱,一年到头还多有节赏和其他进项,都攒起来也很可观。佣人手头有几百元、上千元存款的不稀奇,那对于一般百姓来说,可是一笔巨款。所以,主人当家奶奶向佣人借钱,也是常见的事。在清代,男主人欠师爷钱、跟班、听差的钱,女主人欠女佣人钱的都很普遍,这种佣人叫作“带肚子”,他们是辞不掉的,要还清欠款他们才走。刘永加

首页| 滚动| 国内| 国际| 军事| 社会| 财经| 产经| 房产| 金融| 证券| 汽车| I T| 能源| 港澳| 台湾| 华人| 侨网| 经纬 English| 图片| 视频| 直播| 娱乐| 体育| 文化| 健康| 生活| 葡萄酒| 微视界| 演出| 专题| 理论| 新媒体| 供稿

logo 首页 → 社会新闻 搜 索